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坏女孩的人生规划

坏女孩的人生规划

时间:2017-08-17 作者:未详 点击:

  “知道吗?大学时我们班的‘坏女孩’回北京了。”咖啡馆里,豆子突然神秘地靠近我说道。
  
  这个“坏女孩”的事迹我曾经听豆子讲过:那时大学生刚被允许结婚,这姑娘敢为天下先,进大学不久就结了婚,成为班上轰动一时的大事。大学还没结束,就听说她离婚了,当然这事一直作为传言私下议论,“坏女孩”向来特立独行,对传言从不回应,只和豆子保持一点联系。
  
  大学毕业时,“坏女孩”凭借专业优势(她们学的是波兰语)远嫁波兰。她走时曾和豆子讲,中国男人不适合自己,干脆做洋媳妇算了。不过,东欧的生活没有想象中美好,“坏女孩”到了波兰感到很寂寞,那是个树多人少的国度,生活也不富裕。豆子说,她在波兰住的这几年,欧洲其他国家也没怎么玩过,只是趁先生出差的机会去了一趟瑞士和意大利。而且要打入当地的文化圈子不太容易,她或多或少总感觉到当地人对她有点儿歧视又带着酸涩的矛盾情绪。
  
  “坏女孩”可不是向生活投降的姑娘,隐忍也不是她追求的美德。生完小孩后,她琢磨着摆脱生活的困境,先生在当地某大企业工作,几年后又小小升职,当听说公司将派驻中国代表开设对华业务后,“坏女孩”觉得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她向来善交际,就帮助先生争取这个职位,因为先生有中国留学经历加上一个华人媳妇助阵,这些优势使他最终胜出。于是30岁这年,“坏女孩”带着一串3个混血娃娃跟随老公杀回北京,目前她在考虑开展自己的事业,混迹于北京使馆太太圈子。
  
  豆子一直为“坏女孩”的经历感到着迷,可能是因为她自己的经历乏善可陈吧。她是我在北大听课时认识的朋友,专业是某东欧小语种,本来以为这样僻涩专业在就业时具有不可替代性,但现实是就业门路狭窄,以至于要和导师抢饭碗。她的大部分同学毕业直接转业,从事了完全不相干的工作。她后来也在一家央企做HR,还是父母托关系给安排的职位。
  
  豆子家境颇好,爸妈早年来北京创业,有自家公司、数套房产,她不喜欢央企氛围就辞了职一边读书一边帮着家里打理生意。比如夏天北京很热,她爸爸说你回老家帮我办些事吧。就回到哈尔滨的老宅子里,凉凉快快地度过整个夏天。
  
  豆子相亲认识了在中石油工作的老公,两人门当户对、郎才女貌。豆子妈说,都到了该结婚的年纪,合适就赶紧办了呗。于是就定好了婚期。豆子目前的头号任务是赶紧生个娃,这样婚姻生活就完满了。
  
  豆子说,在我们这些同学情窦初开谈恋爱的时候,“坏女孩”已经结了一次婚、离了一次婚;当我们这些后知后觉的同学还没考虑结婚后是否该享受单身生活的时候,她又结了第二次婚;当这些同学陆续结婚生子的时候,她已经携第二次婚姻战果杀回北京,还带着令人羡慕的萌娃。她一直觉得“坏女孩”比同龄人成熟老练太多,自己选择、自己承担,并且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适合什么。
  
  “坏女孩”家世不太好,又学了这么一个冷僻专业,她一眼能看到老老实实毕业工作的结果,就凭借自己擅长的杀出一条路。我想成熟的背后是深知生活艰难,跳出常规去选择,是不肯向现实低头,只好使出浑身解数。
  
  当我们是小女孩儿时,爱打扮、谈恋爱都是被学校家长围追堵截的坏习气,不上进的表现。但是现实中有多少女孩儿老老实实读书、安安稳稳工作,却在现实中碰壁,无法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追不上自己爱慕的男孩儿。如果像豆子一样有能干的父母可以凭借,还能在早年顺利一些,但谁又能保证未来不会面对凶险抉择呢?技艺总是在生活中磨砺,打破常规需要勇气也可以获得生机,哪怕是错误的尝试,至少能带来成熟和历练。
  
  凯瑟琳·赫本说,如果你遵守所有的规则,你就错过了所有的乐趣。为这乐趣走天涯,也算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