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 阿P幽默 幽默 3分钟典藏 民间 海外 中国新传说 开卷 悬念
当前位置: 主页 > > 民间 > 真正的朋友

真正的朋友

时间:2016-02-17 作者:未详 点击:

  徽州城的永康医馆,有个郎中叫李照,平生医人无数,技术高超,晚年收了两个徒弟,一个叫马析然,另一个叫许天方。
  
  这两个徒弟虽然年纪相仿,但悟性不一,马析然聪明机灵,又能举一反三,如今已经能单独出诊了,只是许天方不是学医的料,至今连汤头歌也都背得磕磕巴巴的。
  
  这天夜深人静,大家都进入了梦乡。突然,有人使劲地叩击医馆的门环,许天方爬起来开门一看,原来是城东郭家的管家,只见他一脸焦急:“李郎中在吗?快、快,我家主人有请!”管家说他家小姐白天还是好好的,没想到晚饭还没吃完,就突然大叫一声,昏厥了过去,怎么也唤不醒。
  
  许天方为难地道:“师父正在休息,这……”马析然听见动静走出来,便说:“师父年事已高,我随你走一趟,如何?”管家见事已如此,便点头答应了。马析然是李郎中的高足,管家自然是知道的。许天方自告奋勇,也一同前往。
  
  马析然师兄弟来到郭家,此时郭家小姐已是进的气少,出的气多了。她的父母见是李郎中的徒弟来,也来不及责怪管家,忙问马析然:“马郎中,快看看小女这是怎么了?”马析然没有应答,望闻问切一番后,紧皱眉头道:“奇怪,怎么不见半点病症?”然后,他再次察看小姐的脸色,突然眼前一亮,将手指放在小姐的咽喉处轻轻地按了按,说道:“原来如此。”他让郭老爷请个女佣人来,如此这般地说了一下,女佣人照着做了,他又吩咐道:“你再使劲地跳一跳。”
  
  佣人一跳,只听见小姐“咯”的一声,一块带着血丝的肉骨头从嘴里吐将出来,小姐长长地吐了口气,忽悠悠醒转过来。
  
  第二天,马析然的大名就传开了,一时间徽州城里的人都知道他的医术非同小可,有疑难杂症的,不远千里,前来求治。不久,马析然即托人说媒,娶了郭家小姐为妻。
  
  俗话说,人有旦夕祸福。几个月后,平时身体还挺硬朗的李郎中,突然一病不起,使什么方子都没有效果。这天,他命许天方把大家都叫来,说有最重要的话要交待。
  
  见大家都来齐了,李郎中道:“我是熬不过今天了。想我平生治好了无数人,却有两个人我没办法治好,一个是我自己。”顺了几口气后,他又说道:“怕只怕我这一走,这医馆就会从此没落。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大家都把目光一齐看向了马析然,李郎中没有子女,继承医馆的必然是他。马析然一阵感动,正要感激师父,不想李郎中却道:“我立许天方为主事人,你们以后一定要听他的话……”说着就两脚一蹬,走了。
  
  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师父别是说错了吧?许天方医术平平,怎么可能是他?但师父的话,就是圣旨,不听也得听啊。
  
  常言道:县官不如现管。处理完师父后事,许天方就以主事的身份,发布第一号令,叫人将临街的那一排房子拆了,改做店铺。
  
  那排房子原是师父住的地方,如今师父尸骨未寒,许天方就要把它拆掉,大家肺都气炸了。马析然更是火气冲天,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缺钱用吗?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别人会怎么看我们?”
  
  许天方听了,不为所动,冷漠而傲慢地道:“如今我是主事,师父死前就让你们要听我的话,难道你忘了?”
  
  “可你这样做,对得起他老人吗?”
  
  “哈哈,”许天方得意地笑道,“我明白了,师父没有把医馆传给你,你是为此而耿耿于怀的吧?实话告诉你,师父他早就知道你跟郭家小姐之间的秘密了!”
  
  “啊?!”马析然只觉得头“嗡”的一声,身子晃了晃,差点倒了下来。
  
  说起这事,马析然也是被逼无奈的。在徽州城,李郎中的名气太响,大家眼里只有李郎中。他马析然虽然也是一个英才,却没有半点用武之地,因此,他心里很是郁闷。一次,他随师父去郭家看病,结识了郭小姐,两人竟一见钟情。在一次约会中,他谈起了此事,为了成全心上人,郭小姐设计了一出“苦肉计”……
  
  当时谁也没想到,天资愚钝的许天方,这天竟灵光一现,他发现了那块骨头的蹊跷,趁人没注意把它拿了回来,一查,发现那上面的血不是人的血,就问了马析然。马析然一来迫于无奈,二来也把他当作好朋友看待,于是就以实情相告。当时许天方还对天发誓,说死守秘密,没想到最后还是把他给卖了……
  
  马析然气得七窍生烟,失去了理智,一下子扑了过去,把许天方打得鼻青脸肿。
  
  这下,马析然闯了大祸,许天方马上就去官府把他告了。最后,马析然彻底输了官司,还赔了不少银子。他心灰意冷,带着妻子离开了徽州。
  
  数月过去,马析然夫妻身上的盘缠渐已耗尽,却仍然没找到个落脚点。无奈之下,马析然只好做了个江湖郎中,走街串巷,看病卖药。这天,他来到新州的街面上,走到一家富贵人家的门口,一个人正好从里面走出来,看到他扛着“包治百病”的招牌,忙过来喊道:“你这位郎中,内人正生病,你能看吗?”
  
  马析然随了此人,来到家中。那女人躺在床上,苍白无力。马析然使出浑身的解数进行诊治,最后露出了笑脸,道:“不难,不难。”他看出,这女人所得的不过是普通的风寒,只不过因为女人体弱,染病在床。他开好方子,叫人去抓药,只一帖药下去,那女人就回过神来了。那人大喜,拿出了一百两银子谢他。
  
  马析然只收下几两银子。那人见他不是贪财之人,就跟他聊了起来,听到他的处境后很是同情,便道:“不如由我牵头开个医馆,你来坐诊,也好让你的医术造福当地。”马析然非常高兴,连连点头。
  
  这个人姓刘,是新州地面有头有脸的员外。由他出面,医馆很快就开起来了。由于马析然有真本事,这医馆的生意很是兴旺。几年后刘员外去世,马析然动了回家的念头,便把医馆交给了徒弟,自己回到了徽州。
  
  到了永康医馆一看,马析然大吃一惊,一打听才知道,医馆去年医死了人,不但赔了一大笔钱,而且名声扫地,现在已是门可罗雀了,维持医馆里生活的来源全靠那一排店铺。眼见师父惨淡经营的医馆,如今毁于一旦,他气不打一处来,找到许天方,开口便说要买下医馆。许天方乐呵呵地道:“我知道你回来就是想得到医馆,我正好也不想当这主事的了。就这破地方还买个啥,你想要,拿去好了。”
  
  就这样,马析然如愿以偿,当上了永康医馆的主人。昔日医馆里的人听说他主事了,个个都来投奔他,在他苦心经营下,没多久,医馆又红火起来。
  
  且说许天方不像马析然还有一技之长,离开永康医馆后,日子过得很艰难。好在郭氏为人善良,时常瞒着丈夫周济他。这天她又给了许天方一百两银子,许天方见了,吃惊地问道:“这么多银子你是从哪来的?”郭氏道:“是马析然的,我偷着拿出来,你用它去做点小生意吧!”
  
  “不,”许天方推辞道,“我已经受了你很多的恩了,不能再领受。如果析然知道了,不一定会怎么想。”
  
  郭氏道:“你们过去是好朋友,如今你落难了,他不帮你谁帮你?”
  
  推辞不下,许天方只好收下了,他感激地道:“大嫂,言不尽意,来日我再来报答你!”
  
  许天方用了这一百两银子开始做起生意来,也算是时来运转,几年间,银子似滚雪球般翻了好几番,他竟成了徽州城里有名的大富翁。
  
  这天许天方上街去,无意中跟马析然撞了个满怀,两人互相看了好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马析然拉着许天方的手道:“走,到我那里去坐坐。”
  
  郭氏见师兄弟重归于好,立即杀鸡宰羊庆祝。几杯酒下肚后,许天方从怀里掏出了一百两银子来,对郭氏说:“大嫂,这几年我一直把银子带在身上,就是等机会还给你。”又对马析然说,“你别怪罪大嫂,如果不是她,我哪有今天?”郭氏笑道:“我的傻兄弟,要不是你师兄的主意,我能把这么多钱偷出来给你吗?”原来当年马析然看许天方日子过得惨淡,对他又恨又怜,有心要帮他一把,自己又不好出面,于是就让妻子时常周济他。
  
  许天方感激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握着他的手,泪水涟涟的,兄弟俩喝了个一醉方休。等马析然醒来后,许天方已经走了,留下了一封信。马析然一看那字迹,却是再熟悉不过的师父的字迹,心里一震,忙打开一看:
  
  析然贤徒:
  
  你心里一定痛恨天方。但我要告诉你,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你肯定会记得那块血骨头的事。告诉你,天方带回那块血骨头,只是想帮你证明,你有很好的医术,但我却看出,骨头上染的不是人血。联想到你近期之表现,就不难猜出你的用意了。析然,你很有天资,但为了成名,连师父也骗,未免太不诚实,而学医之人,首先要学的就是做人。如果我把医馆交给了你,只怕害了医馆,也害了你自己。我把难处对天方讲了,他虽然不是学医的材料,但脑子并不笨。他帮我设计了这个计划,将你逼到外面历练一番,然后,在你最困难的时候请人出手帮你,最后回医馆正式主事……
  
  这个计划的最大牺牲者是天方,但愿你看了这封信后,能体谅他对你的一番兄弟苦心……
  
  马析然看完信,呆了半天,叫声“我的好兄弟”,一头冲出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