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会笑话 榜首引荐 中篇 阿P诙谐 诙谐 3分钟典藏 民间 海外 我国新传说 开卷 悬念
当时方位: 主页 > > 民间 > 嘴脏婆

嘴脏婆

时刻:2019-09-27 作者:未详 点击:

  明洪武年间,道州城里有个叫高超的大夫。
  
  虽名叫高超,但医术并不高超,实则是一个“半桶水”算了,诊点小病还尚可,大病杂症就没奈何。
  
  他医德也欠好,爱坑吓患者,收费很高。
  
  高大夫有个母亲,50来岁,白白胖胖的,富态尽显,但为人却是尖刻,说话非常刺耳,左邻右舍,无一不厌烦她。
  
  一天,高母患病,心里难过,想吐又吐不出来,茶饭不思,垂头丧气。高大夫给她医治了十多天,仍不见好转。
  
  最终,高大夫黔驴之技,决议出门暗访名医高手,求得秘方,再回来治母亲的病。
  
  这天,高大夫吃完晚饭后对母亲及家人说:“母亲,儿子明日落发寻访名医高手,求得秘方就回,不医好你的病,我高家会名誉扫地,今后的日子恐欠好过……”
  
  高母想想也是,儿子水平有限,不访名医点拨不行了。一个大夫连自己母亲的病都治欠好,谈何给他人看病?谁还信你?
  
  她对儿子说:“你定心出门去吧,娘十天半月还挺得住。”
  
  高大夫出门几天后,门前街上转来了一个游医。
  
  街坊几个妇女灵机一动:高大夫出门去了,何不趁此机会叫个江湖骗子来治治高母呢?也好出口气。
  
  “哎,我娘家就有个江湖骗子!”杜大娘一会儿就想到了娘家的李得宝。
  
  这个李得宝,爸爸妈妈早逝,家境贫寒。因没讨到老婆,想老婆想出了神经病。
  
  后来,李得宝浪迹江胡,乞讨为生,常不洗漱,篷头垢面。
  
  最近有人看见他在集镇上竟然卖起了草药,还打着“专治奇难杂症”的旗帜,给人看病了……
  
  他哪来的这本事?不过是骗点钱过日子算了……
  
  就叫他过来骗骗高母的钱!所以,一帮街坊共同附和叫李得宝来骗高母。
  
  杜大娘很快找到了李得宝。
  
  杜大娘告知李得宝高家的状况和高母的病况,问他敢不敢去。
  
  李得宝一听,笑眯了眼,很自傲地说:“他高母不是想吐又吐不出来吗?其他本事我不敢说,但催吐的本事我但是拿手好戏!她吐尽了肠胃里的脏物,说不定很快就想吃东西,病也或许就此好了。敲她个三五十两银子应该没问题!
  
  “多谢婶娘来叫我,事成之后我分你十两银子!”
  
  “婶娘不要你的钱,替咱们出口气就行,你挣多挣少自己用吧。”
  
  当天下午,李得宝就到了道州城里。
  
  之后,他就扛着“专治凝难杂症”的招牌,从高大夫门前通过,高母的一个下人看到后便进去禀告了高母。
  
  高母觉得这些天太受罪了,觉得无妨一试,便叫下人把李得宝请了进来。
  
  养尊处优的高母见到游医李得宝进屋那一刻,不由眉头紧皱:这个人怎样这么肮脏?像有几年没洗澡了。
  
  高母说:“大夫,我只求药方,若能治好我的病,定当重谢!”
  
  李得宝一眼看出,一身贵夫人装扮的高母很瞧不起自己,乃至厌烦自己,心里甚是不快,便想有意给她制作点尴尬。
  
  他道:“我与人看病,从不写药方,不让我诊,我这就走。”
  
  高夫人思来想去,又只好容许让游医就诊。
  
  她伸出丰臾白皙的手来,李得宝装腔作势地号起了脉。
  
  李得宝脏兮兮的手接触到高母的手时,高母不由嘟嘴堵鼻,干呕连连。
  
  “高夫人,你的病是肮脏上身,并且已沉淀严峻,是有些难冶了。但我仍是非常有把握能治好。不过话说在前头,钱少了我可不治。”李得宝煞有介事地说。
  
  高母说:“你开个价。”
  
  李得宝张开了五个指头:“50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