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 阿P幽默 幽默 3分钟典藏 民间 海外 中国新传说 开卷 悬念
当前位置: 主页 > > 民间 > 无二爷斗法新知县

无二爷斗法新知县

时间:2020-09-15 作者:未详 点击:

  一、初招
  
  清康熙年间,滕阳县有一名流名叫吴德,人送外号无二爷。吴家有良田千亩,房有瓦舍百间,在滕阳城里,还有几家规模不小的铺子。相传,无二爷还有一位在皇上身边做宦官的远房亲戚。有钱有势,可谓声名远播。然而这位富甲一方的无二爷,却是个心狠手辣、为富不仁的主儿。前些年,几任县令也想为民除害,可苦于无从抓到无二爷违犯《大清律例》的罪证,只好任其兴风作浪。
  
  滕阳是个大县,这年,又一县令到任。无二爷得知新来的县令不仅出身贫寒,而且还是从临近的苏沛小县调任过来的,他就没把这位新来的县令放在眼里。于是,像往任县令到任时那样,无二爷呆在家里,专等新来的县令前来登门拜访。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次,无二爷干等了一个多月,也没等到新来县令的影子。无二爷很不高兴,就想:我何不使上一招,也好试探试探这位新来县令的虚实。无二爷叫来管家,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番。管家哪敢怠慢,来到县衙,二话没说,照着鸣冤鼓就是一阵猛击。
  
  县令急忙升堂,还未坐穩,就见一个衙役弯腰附耳,小声对县令道:“老爷,外面击鼓的,正是无二爷的管家!”
  
  县令一听,立时一怔。其实,自上任以来,通过微服私访,县令对无二爷的所作所为早有耳闻,就想和这位无二爷会会,不想今天他的管家不请自到。县令一拍惊堂木道:“传击鼓者上堂!”听到传唤,管家脱掉上衣,往大堂门口一放,光着脊梁,就大摇大摆地进了大堂。
  
  当时虽正值春天,但依然春寒料峭。县令见管家这副德性,就知来者不善,一拍惊堂木问:“击鼓者有何冤枉?”管家皮笑肉不笑地说:“老爷,俺没什么冤枉!”县令眉头一皱,呵道:“没有冤屈为何击鼓?”管家说:“老爷,你没看见俺光着肩膀子吗?俺击鼓就是想跟你讨件新衣服穿穿。”县令一指大堂门口的衣服说:“那不就是你的衣服吗?为何脱而不穿?反而还向本县讨要?”管家洋洋得意地说:“回老爷话,那衣服是俺老婆一针一线亲手做的,俺舍不得穿。俺听苏沛小县老百姓们讲,县令老爷您历来爱民如子,所以就想跟您讨件新衣服穿穿!”
  
  闻听此言,两班衙役和堂外看热闹的人们面面相觑,都想听听看看,这位新来的县令究竟怎么办。
  
  县令一拍惊堂木说:“好你个刁民,你只知道爱惜老婆给你做的衣服,却不知道珍惜父母给你的骨肉精血,这可是大逆不道呀!”管家一听慌了神,还没等他缓过神来,县令又说:“今天本县要不好好教训教训你,将来要是滕阳的百姓都学成你那熊样,咱堂堂滕阳还成何体统!”说完,冲两班衙役大声喝道:“来呀,给我重打四十大板!”
  
  “慢着!”不等县令说完,就听管家说,“县令老爷,你敢打我?你可知道我是何人?”管家趾高气扬地说,“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吴德无二爷的管家!”县令哈哈大笑,说:“好你个管家!你不提无二爷是你主子本县尚可饶你,如今,你既然提到了你的主子,我这板子岂能再饶?”县令大声喝道:“来呀,给我打!”管家一看县令这般架势,立马跪在地上,一边叩头,一边大声求饶。可新来的县令哪里吃他那一套,衙役们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管家按倒在地,就打将起来。
  
  四十大板刚打完,县令又说:“你无事生非,搅闹公堂,谅你是初犯,本县本可饶你,怎奈我大清王法严明,不惩你,我可就是枉法呀!这要是传到皇上那里,我这县令可就做不成了!看来只好再委屈委屈管家您了!”说完,又大声喝道:“来呀,给我再打四十!”
  
  打完,县令又说:“管家呀,想咱堂堂滕阳,本是礼仪之乡、文明之邦,孔老夫子的故乡,若无人指使,谅你一个管家,怎敢前来县衙撒野?”管家就知又要挨打,赶紧再次求饶道:“县令大老爷俺知错了,你就饶了俺吧,俺再也不敢了!”“念你是初犯,本县有心饶你,可又怕纵容了指使你的人。”县令顿了顿,对衙役们说:“来呀,给我再打四十,也好让管家给指使他的人一并捎带回去!”
  
  二、再出一招
  
  前前后后一百二十大板,管家已是皮开肉绽。无二爷目瞪口呆,就想:“新来的县令是没把我无二爷放在眼里呀!看来,我还得再出一招,要不然,这口恶气没法出,那新来的县令又如何知道我无二爷的能耐?”
  
  这天,无二爷来到了王三喜家。
  
  王三喜是无二爷一墙之隔的穷邻居。王三喜家两间破房紧挨着无二爷家厨房,厨房上开着气窗,每当无二爷家做饭,都会冒出缕缕香气。无二爷指了指自家气窗,又嗅了嗅鼻子,笑嘻嘻地对王三喜说:“三喜呀,俺家气窗里冒出来的烟味香吧?”王三喜知道无二爷的为人,哪敢不顺着他,忙说:“香,确实香。”无二爷换了副嘴脸,一本正经地说:“可你想过没有,这些香气都是从鸡鱼肉蛋油里生出来的,哪能让人白闻呢?要闻可得花钱买呀!”王三喜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才好。无二爷却说:“三喜呀,我算了笔账,你家闻俺家香气少说也有几十年了,多了不要,你就给俺一百吊铜钱吧!”王三喜哀求道:“就俺家这情况,俺到哪里弄那么多钱呀!”“没钱咱就去见官呀!”无二爷说完,几个家丁一拥而上,就把王三喜拖出了门。
  
  来到县衙,无二爷堂上一跪,就喊:“青天大老爷,小民冤枉!”县令说:“你堂堂一方名流有何冤枉?”无二爷说:“邻居王三喜天天闻俺家香气就是不给钱,俺要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