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 阿P幽默 幽默 3分钟典藏 民间 海外 中国新传说 开卷 悬念
当前位置: 主页 > > 中国新传说 > 爷捉虎孙捕狼

爷捉虎孙捕狼

时间:2016-02-09 作者:未详 点击:

  前年,我们地区开展了城乡少先队员手拉手的活动。我和艾美云、郑好的拉手对象叫丁大为,是个比我大一岁半却同上五年级的乡级优秀少先队员。他给我们的来信特牛,说他的偶像是他那曾捉过老虎的猎人爷爷!我有些怀疑:什么?他爷爷捉住过百兽之王?这牛皮也吹得太大了吧?
  
  去年暑假我们六年级考完升学考试后,我就和艾美云、郑好一起下乡走访资助的拉手对象。我们来到县边远山区大冲乡长冲村小学,村小辅导员老师热情地把一个敦实强壮的黑皮伢子推到我们面前。黑皮伢子乌亮的双眸闪着惊喜,与我们握手后说他就是丁大为,欢迎我们来作客。我们兴高采烈地聊了一会,丁大为就带我们去他家玩。丁大为的家是这十里长冲靠冲尾的最后一栋屋,满脸皱纹、挂着慈祥笑容的老奶奶和扎着羊角小辫的聋哑小妹大幸对我们的来访非常欢迎。艾美云到底是女孩子,那张像抹了糖的嘴巴叫奶奶特甜,乐得奶奶搂着她比待大幸还亲,连说:“孩子,要是我们家大幸能像你一样能讲话那有多好啊!唉,三年前她被狠心的亲爹娘抛弃在赶集的路上无人过问,被我家老头子捡了回来。那年冬天老头子过世了,我和大为都自身难保,哪还有钱为这苦命的孩子治好聋哑哟!”说罢不住地抹眼泪。大为安慰说:“奶奶,你别急,我读完小学六年级就不读了,尽快赚钱来给妹妹治病。”
  
  我们三个也争着表态愿意帮助大幸治好聋哑,艾美云还说长大了学医当个五官科大夫亲自为大幸治聋哑病。大幸虽然听不见我们的交谈,但她那对会说话的大眼睛表明她似乎知道了我们的美好愿望,秀气的小瓜子脸上笑开了花。
  
  聊了半天,我们最想知道的当然是他爷爷捉老虎的了,丁大为一挥手说,到冲尾老虎坳下给你们实地讲述吧。于是,我们随着他朝冲尾七弯八拐地绕过一道又一道山沟,走了三四里山路才来到一个盆地似的大山坡。坡西北面长着齐腰深的蒿草,丁大为指着远处的群山说:你们看,那高耸的山就叫老虎坳。爷爷说,过去这山坳周围数百里全是鸟不能停落的杉树林,各类野兽挺多,因此老虎成群。那年秋天下午,爷爷肩背鸟铳到这里来看护庄稼,驱赶糟蹋红薯、花生、玉米的野猪。刚一转过山嘴,就看见两头大野猪在准备围攻一只野猫,爷爷马上蹲身在蒿草丛中,给鸟铳按上接火的红籽准备猎杀野猪。可慢慢爬近点一看,那不是野猫,是头小华南虎崽,大约是这小家伙的妈妈追觅猎物去了,它溜出虎窝来玩耍遭遇了这对来偷吃红薯的野猪。突然那雄野猪冲向小虎崽,用它那铁筒似的长嘴巴和长獠牙一拱,小虎崽被抛向空中翻了个跟头跌在红薯地里。爷爷顾不上选位置端起鸟铳就开火,两头野猪一听鸟铳响就没命地逃窜进了丛林中。
  
  爷爷从红薯地里抱起跌晕并受了伤的小虎崽回到家,被野猪獠牙划破了小肚皮的虎崽像小猫一样温顺地接受爷爷给它治疗。当夜,天刚黑就传来大老虎地动山摇的怒吼声,虎妈妈嗅着虎崽的气味来索要儿子了。奶奶劝爷爷赶快放掉虎崽,人兽一般嘛,找不回儿女的母虎会发疯拼命的。凡事听奶奶的爷爷马上抓了只大母鸡连同虎崽一起从拉开的大门缝中递到门外。
  
  过了好一会,爷爷听屋外静悄悄的了,才从窗口用电筒照着大门外,小虎崽已被虎妈妈叼走了,那只给小虎崽补身体的大母鸡却仍伏在门外。自那以后,村里再也没发生过老虎叼走牲口的事了。爷爷说老虎通人性,也知道感恩。嘿,要是现在这里能跑出个小虎崽让我们捉住玩一会儿多好啊,可是大为说,这里20世纪60年代砍光了杉树林后,华南虎就已绝迹了。唉,多没劲!
  
  好不容易盼到了今年暑假,一放假我们三个人便乘上了去大冲乡的早班中巴。车内显眼处贴着一张有头像照片的通缉令,听车内大人们说,这被通缉的罪犯叫柴习兵,人称“豺狼”,是大冲乡的一个劣迹斑斑的地痞村霸,上个月在市保利花园小区入室抢劫,残忍地杀害了一公安干部和他的二奶,抢走手枪一支和人民币数万元,公安机关特悬赏人民币十万元捉拿凶犯。我和郑好小声议论:“要是我们能抓住这凶犯该多好啊,我们就可以用这十万元给大幸治好聋哑了。”坐在我俩身后的艾美云插嘴说:“‘豺狼’有枪,不是那么好抓的!”是呀,人们都叫他“豺狼”,一定凶残得很!最好让雷给劈了才不会再伤人!
  
  我们到达丁大为家已时近中午。大为奶奶十分焦急地告诉我们,大为一早就进冲尾收取兽夹子去了,过去这时候早回家了,真担心会不会遇上了大野猪?我们一听顿时紧张起来,忙拿起砍柴刀、铁棍由大幸领路直奔冲尾。
  
  我们刚刚靠近山嘴,就隐隐听到有口哨声,转过山嘴,口哨声更加明朗起来,是大为吹的口哨!我们赶紧快跑几步越过最后一座山嘴,只见大为满身是血地俯卧在废弃的知青点宿舍门口,在当年用来储存化肥、氨水的酒窖般大的氨水池口费力地吹着口哨,见到我们四人拿刀持棍的,他放心地笑了,声音嘶哑地挤出句:“快,快叫大人们来,来抓……”话没说完就头一歪昏过去了。哎呀,叫我们快去叫大人们来抓,莫非氨水池里跌进头凶猛的大野猪?我们赶紧跑上去扶住他的同时,往氨水池中一望,啊,不是野猪,是一个浑身沾血的黑皮胖子,仰起的那张柿饼脸上,一对金鱼眼闪着狼一样的凶光。啊!难道他就是被通缉的抢劫杀人犯“豺狼”?我马上叫郑好和艾美云去找大人们报信,大幸照顾着哥哥,我则拿着柴刀警惕地守在池口,谅那“豺狼”也逃不出氨水池!
  
  不一会,大为挣扎着苏醒过来,我才知道今天清晨这里发生的一场力量悬殊的生死搏斗!原来一大早,大为进冲尾远远望见门坎的铁夹子不见了,他以为被野物拖到门后角落里去了。他走近将头伸向门内向角落望去,突然一支手枪顶在他的额头上!他吓得愣住了,持枪的黑皮胖子戴着副酒瓶似的高度近视眼镜,低声喝道:小鬼别动!快拿钥匙打开我脚上和手上的铁夹子。大为这才看到这黑皮胖子的左手和左脚都夹着兽夹,大约昨夜这人摸进门时,门坎内的兽夹子夹住了他踏进门的左脚,他便“扑”地摔进门内,左手又撞上了门角旁的兽夹。兽夹子并没上锁,可暗扣是野兽无法拨动的,单凭一只手也很难拨开。拨不开暗扣,越挣扎就夹得越紧,这胖子手脚已被夹得发紫了。大为心想,这持枪的胖子夜间潜入这荒山坡地绝非好人,不能给他拨开暗扣松夹。黑皮胖子说:赶快给我开锁,不然我就开枪打死你!大为故作害怕地说:你拿着枪指着我脑壳,我哪能开得了暗扣呀,要是用力一拨你手指一动扣了扳机,我不就被打死了吗?胖子得意地笑道:蠢货呢,我还没打开枪的保险咧,就是扣动扳机也打不出子弹的。大为一听立即转身就跑,当胖子说再跑就开枪时,大为已跑到坪边,一跃跳到坪下小路上,往地上一倒:哈,你开枪也打不到我了。
  
  他想马上去喊大人们来,但怕黑皮胖子开枪,即使他能伏在地上爬到山嘴那边,但到冲口村主任家叫大人来起码得几十分钟,黑皮胖子很可能带着他的兽夹子从原来知青开的山路逃到山下公路上截住一辆汽车逃跑。即使没逃下山,他藏在山林中,手中有枪,要抓他就更难更危险了,只有想个好办法让这胖子丢了枪又逃不掉才行!在胖子威胁利诱讲了一大通话中,他想到氨水池中的逃不掉的兔子獾猪,于是他又返回,心里暗暗有了主意,便与胖子谈起条件来:“钱,我不要,怕你用假票子骗人,我只要取回我的兽夹子。”“那行啊,快来取呀。”“不,我怕你开枪,除非你把手枪抛到后面墙上,我取完兽夹子跑出冲尾,你再去拿。”胖子开始不肯,大为也不催,只说等早饭后打猎的人来了帮他取。胖子一听急了,只得退下枪里的子弹,谅大为夺去枪也没用,这才把手枪丢到身后两米来高的墙上。大为见了这才站起身来,叫胖子爬出门来,说是怕他门内还藏有枪。胖子求生心切,也谅这十四来岁的孩子奈何不了他,忍痛拖着兽夹子爬出门来。大为这才走近胖子,叫胖子用左手和右手拢成圈,套住门下方的一块长麻石,先替他拉开左脚上的夹子,胖子只求早点摆脱脚镣般的兽夹子,想也没想就照办。大为双手捞住胖子脚上的兽夹子奋力往氨水池边拖,胖子一百八十多斤的躯体,加上又抱住条石,十四岁的少年哪能一下子拖得动呀,不过,胖子被兽夹子紧紧夹住了手脚,大为知道事关生死存亡,便使出了吃奶的劲。胖子忍痛不住,加之从大门边往氨水池三十来米是近四十度的下坡道,胖子手一松,大为拼着命一口气把胖子拖到氨水池口边。当胖子发觉情况不妙从腰间拔出匕首时已迟了,尽管大为的屁股上和左腿上挨了两刀,但胖子终被他奋力抛进了氨水池,大为这才赶紧就地揪了几把池边的青草嚼烂敷在伤口上止血。他已累得筋疲力尽,真想躺下来好好歇歇,可回头一看,池里那胖子右手已抓住池口边想往上纵身出来,大为吃惊地拿起池边他原准备罩野兔的猎罩,狠狠击向池口边胖子的右手,胖子一声惨叫重新跌倒在池底嚎叫,大为心想看来得守在池口等待奶奶和妹妹来找他了。
  
  过了一会,胖子不嚎叫了,坡里静悄悄的,他口好渴,好想喝水,又好想睡觉,他怕自己睡着了胖子纵出池口逃跑掉,于是大声喊着:来人呐!捉坏蛋呐!……但没人回应,四周只有间或风吹松林的低低的松涛声。胖子在池内说,别耗空力气了,你喊破喉咙也没人到这死冲角落里来!你最好还是拉我上来,我分你两万块钱,不,给你五万块钱。你要是敢去叫人,我爬上来杀了你!还要杀了你全家……大为懒得理胖子那番屁话,揪着池边青草嚼着解渴解困,间隔几分钟就喊几句或吹口哨,只想尽早能招唤来人捉住池内的坏蛋……
  
  不到半点钟,村主任带着好几个壮汉拿着绳索和扁担、锄头在郑好和艾美云带领下赶来了。接着,乡派出所的干警也开着摩托赶来了,把黑皮胖子揪上来一看,果然是被悬赏通缉的杀人抢劫犯柴习兵!这只豺狼怎么也没想到作恶多年,这次竟会栽在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手里!
  
  我们的好兄弟大为智擒豺狼获得了十万元奖金,大幸被送到省城医大第一医院治疗,毫无血缘关系的大为哥哥将给她带来一个更美好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