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 阿P幽默 幽默 3分钟典藏 民间 海外 中国新传说 开卷 悬念
当前位置: 主页 > > 中国新传说 > 职场挡箭牌

职场挡箭牌

时间:2016-04-08 作者:未详 点击:

  市商业银行成立业务拓展部,面向社会招聘。王亮在单位里正跟领导闹别扭,一气之下,他辞职应聘进了银行。
  
  到拓展部报到后,他才发现部门老总也是这批应聘人员之一,名叫邹强,仅比他早来一个星期。邹总早看过了王亮的应聘材料,很欣赏他的文笔,夸他是个才子。
  
  上班第二天,王亮就跟着邹总外出拜访大企业。车子停放在银行对面的体育场里,大家一般也不绕远走行人隧道,而是横穿马路过去。大城市的车都开得老快,而王亮一直待在小县城里,没适应过来,过马路时不免提心吊胆。
  
  忽然,他的胳膊被旁边的邹总牢牢抓住并用力拉回来,一辆车随即从眼前飞驰而过,好险!王亮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却见邹总面无表情,似乎并不在意。王亮心里不由打了个冷战:原来邹总也害怕过马路,他是拿自己当挡箭牌哪!
  
  这次拜访大企业并不成功,对方只是敷衍地应酬一番。其实,市商业银行成立拓展部的初衷,是想把分散在各支行的大企业集中管理,但这一计划受到各支行行长的反对。因为他们早跟各大企业建立了密切联系,不愿意因此影响他们的效益。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开拓新客户了。想起过马路时被邹总当成了挡箭牌,王亮不大愿意跟他一起外出了。他不久前才在小县城里考了驾照,开车的机会却不多,现在部门里有车,他就说去联系客户,欢快地把车开到了城郊。哪知乐极生悲,“砰”的一声,车头竟撞到了草丛里的石墩子,方向盘的轴也弄歪了。还好,车还能开,王亮连忙小心翼翼地把车开到银行指定的维修点,然后打电话向邹总报告。
  
  邹总沉默了半晌,说:“小王,那车本身也老了,你就说方向盘突然松了,因为是办公事,还是由银行负责维修吧。”
  
  下午,王亮刚回到银行坐下,电话就响了,是办公室管车辆的老马打来的。老马气愤地说:“王亮,车子明显是撞坏的,你还敢说是车子有问题!这种情况,一般要司机自己负责修理费……”
  
  王亮不知所措,他在维修点打听过修理费,大约2000元,自己倒是负担得起,但欺骗银行可是道德问题了。他搁下电话,跑去请示邹总。邹总皱起了眉头,拨通老马电话,说:“老马吗?当时我出去办业务,我也在场……”
  
  一听是老总的声音,老马立马没了脾气:“哦,是邹总啊!那、那车也确实太老了,快报废了,该、该由办公室负责维修……”
  
  王亮松了一口气,人家是看在老总的面子上才放过他呢!看来,自己的马路挡箭牌没白当,邹总也是自己的挡箭牌哩!
  
  过了几天,车修好了,被老马开回公司。王亮忐忑不安地到办公室领回车钥匙,他有点心虚,小心地看着老马的脸色。好在老马只顾着和司机们说笑,正说到他部门的邹总。原来,邹总不怎么能喝酒,在昨天行长设的宴会上,他一口气喝下三杯“进山酒”,马上趴在房间里的沙发上睡着了。王亮摇摇头,苦笑一下:业务部门的老总不能喝酒,看来自己逃不了当酒场挡箭牌的命运了。
  
  这天,邹总说联系到一个大客户,让王亮跟着一起去进行贷款调查。他们先去酒店会会邹总的同学。
  
  进了酒店房间,王亮看到里面原先有两桌宴席,客人都散尽了,只剩下一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姓李,是一名法官,他表哥是省内一家大型企业——西海木业公司的老板。李法官跟邹总是大学同学,一见面就热情地敬酒。
  
  王亮一看,明白邹总叫上自己的目的了:邹总不能喝酒,想让自己挡酒呢!谁让自己是下属呢,还是挡箭牌的命啊!
  
  于是,王亮赶紧也向李法官敬酒。就在他捋起袖子去拿酒瓶的时候,从上衣口袋里掉出一张过塑的纸片,被邹总拾起来了。那是一张复印件,上面有一块黑圆圈,还有几个小白点。
  
  王亮尴尬起来:“这、这是我爸在乡下看中的荒地,他说……他百年之后要葬在那里呢,让我随身带着别忘了……”
  
  李法官说:“小王真是个孝子啊,这样重要的东西怎么能弄丢呢?要罚酒三杯!”王亮正要回应,邹总却说:“小王今天要开车呢,还是让我来吧!”说着,他举杯要替王亮喝酒。
  
  王亮急了,自己怎么帮倒忙了呢?他连忙劝阻,但邹总已经把酒喝完了。接下来,王亮还想代邹总喝几杯酒,但都被邹总按住了,说这是他和李法官的同学交情,喝的又是他们最喜欢的鹿酒,谁也代替不得。
  
  喝过酒,邹总埋了单,王亮开车载着邹总,李法官坐上西海木业公司派来的专车一起去西海市。在车上,王亮忍不住说道:“邹总,听说您不怎么能喝酒,看来是我误会了……”
  
  邹总打着酒嗝说:“你可能听说过我在宴会上醉了,那是要保护自己而已。我确实不怎么能喝酒,那玩意儿伤身……”
  
  王亮犹豫了一下,又不解地问道:“我们才喝了一点酒,怎么把房间的单给埋了呢?”
  
  邹总答道:“我这法官同学今天在这里接待上级,他很有前途,不过没有接待费用。我们替他报销了接待费用,他以后顺利升上去了,说不定我们出个啥事也能帮上忙……”
  
  王亮怔了一下:“我们能出啥事呢?”
  
  “人在江湖走,难说呀。”邹总摆了摆手,端正一下身子,“对了,他表哥的公司不得了,规模很大,这回我们争取给它做1亿元的贷款授信额度。”
  
  王亮没有多问了,他们很快来到邻近的西海市。西海木业公司的规模确实不小,用作贷款抵押的板材装在一个个大纸箱里,垒得像山一样高。
  
  王亮仰起脖子看着,觉得阳光有点儿刺眼。李法官打起了伞,为邹总和王亮遮阳,又把他们领进办公楼里,看财务报表和国有银行颁发的优质企业证书。
  
  不久,分行决定撤销拓展部,招进的人员都安排到新设立的支行去。邹总要调到营业部当副总经理,因为他手上有1亿元的企业贷款项目。
  
  邹总拍了拍王亮的肩头,说:“办完那笔贷款,你就跟我到营业部去吧!”
  
  能跟这样关照下属的领导当然不赖,王亮马上答应:“好,我马上跟人力资源部说。”
  
  邹总却摆摆手:“你别开口,由我直接跟人力资源部要人,这样你的身价才高。”
  
  西海木业公司的1亿元贷款授信属于异地贷款,要送总行审批。这天一大早,西海木业公司就派车把邹总和王亮送到了总行,同来的还有李法官。
  
  总行的贷款审查会要在明天下午才讨论西海木业公司的贷款项目,王亮就陪邹总先在大都市里走走。他忽然看到了上次邹总和李法官爱喝的鹿酒,就想买下来送给他们晚上喝,却被邹总挡住了。
  
  邹总解释说:“我真的不怎么能喝酒,但肯定比你强。你那张复印件,我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荒地,是你的胃镜照片吧?那几个白点就是胃溃疡,你可要注意身体啊!”
  
  王亮以前在单位里喝酒多了,胃也伤了,所以他老婆特地让他把胃镜照片复印好随身带着,作为酒场的挡箭牌。不过,上次他是真想替邹总喝酒,没想到让邹总看到了那照片,反而当了他的挡箭牌。
  
  王亮心里一热,动情地说:“邹总,您真是一个好领导啊!我、我刚来时还误会您了!”接着,他红着脸把自己过马路时觉得被邹总当成“挡箭牌”的事说了。
  
  邹总哈哈大笑:“原来是这样啊!其实,我当时见你过马路闪闪缩缩的,怕你站不稳要出事呢。你习惯后,看我啥时候还抓住过你的胳膊过马路?”王亮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不过,出门靠朋友,也说不清谁是谁的挡箭牌啊!”邹总叹了口气,递过一个信封,“这回,你真要替我当回挡箭牌,把这信封送给贷款审查部的刘主任。这个贷款项目对我的前途很重要,总行的审查很严格,要是我们能打点好关节,也许会顺利点。”
  
  王亮捏捏信封,厚厚的,大约有1万块钱。他愣了一会儿,然后郑重地点点头:“邹总请放心,我一定把这事办得妥妥帖帖!”
  
  第二天上午,邹总没看到王亮,打他手机也显示关机,不由担心起来。下午开贷款审查会的时候,王亮迟到了半个多小时才出现,差点耽误了项目的讨论,惊得邹总出了一身冷汗。
  
  王亮在会上补充提交了一叠照片,照片上是好几个被打开的纸箱,里面空空如也——这就是西海木业公司用作抵押的垒得像山一样高的“板材”。原来那天王亮去西海木业公司实地调查,似乎感觉到那些装满了板材的纸箱里透出一丝阳光,当时没在意,后来却越想越觉得可疑。昨天他专门乘飞机赶回去,花钱买通西海木业公司守仓库的门卫,偷拍下那些“板材”纸箱的照片。王亮推测,用作抵押的“板材”大部分都是空箱子。
  
  贷款的抵押物出现疑点,贷款项目自然被否决了。王亮承认自己在调查过程中的疏忽,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他把机票和余下的钱都放到信封里还给邹总,邹总的脸色很难看,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
  
  回银行没几天,王亮就辞职了。临走的时候,他没有忘记向老马补交了2000元汽车修理费,他说那天是自己开车碰了石头,修理费应该由他承担。老马沉默半晌,便收下了。
  
  两年后,当了公务员的王亮去省城出差,被人从后面叫住了,回头一看,竟是邹总。
  
  邹总现在是市商业银行的营业部总经理了,他紧紧地握住王亮的手说:“当年真多亏你啊!西海木业公司的骗贷案发了,连我那法官同学也栽进去了。你真是我的挡箭牌啊!”
  
  王亮愣了好一会儿,回想往事,不由百感交集:“我当时哪有想着当您的挡箭牌呀!我也是为了自己。踏踏实实做事,清清白白做人,才是我的挡箭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