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 阿P幽默 幽默 3分钟典藏 民间 海外 letou 开卷 悬念
当前位置: 主页 > > 中国新传说 > 决不放过你

决不放过你

时间:2014-02-22 作者:未详 点击:

  PART。1沉重打击
  
  李春城是一名出色的刑警,性格却有些古怪,他曾有多次升职机会,但都放弃了。
  
  领导同事对他很不理解,就连妻子也因为失望,离他而去,留下他与女儿小文相依为命。
  
  十几年过去了,小文已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只要看到女儿,李春城就感到无限满足和安慰。
  
  这天晚上下班后,李春城做好饭,就等女儿下班回家,可这一等就到了凌晨十二点,女儿平时决不会这么晚回家,就算有事也会提前打电话。李春城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就要出去找女儿。这时,门忽然开了,女儿衣衫不整地冲进来,一头扎进自己的房间,反锁房门哭了起来。
  
  李春城懵了,一向处事镇定的他也不禁慌了神,隔着房门问女儿遇到了什么事,可女儿只是哭,两人就这样一个门里一个门外,熬了整整一个晚上。天亮时,女儿终于开门出来了,红肿着眼睛说:“爸,我,我被强暴了!”
  
  李春城像是被雷击中,身子晃了晃,险些跌倒。原来,小文所在酒店的经理王善记早已对小文动了邪念,百般利诱无效后,他霸王硬上弓,就在昨天晚上,以谈工作为由将小文诱骗到办公室,硬是强暴了她。
  
  李春城额上青筋暴跳,他大吼一声:“我去宰了那个混蛋!”他一把扯下衣架上的警服穿在身上,可穿好衣服,却站在那里不动了。是啊,自己是一名警察,就是再愤怒也不能去做违法的事,只有法律有权惩罚那个畜生!
  
  李春城一步步慢慢走到女儿身边,沙哑着嗓音说:“小文,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要冷静面对,你一晚上没睡,情绪也不稳定,上午好好休息一下,下午爸爸领你去报案。把证物保存好,记得不要洗澡。”
  
  李春城来到单位时已经八点半了,这是他多年来第一次迟到,队里只有两人留守,李春城问过后才知道,昨晚在市郊一所小区里发生了一起命案,刑警队一干人马早已赶赴现场。
  
  死者是一名年轻女性,她是昨夜坠楼身亡的,法医检查过尸体后初步认定,该女子的死亡时间约为昨晚十一点。死者室内一片狼藉,窗户大大敞开着,附近的很多住户都反映,他们当晚听到了凄惨的呼救声。警方由此判断,该女子死于他杀,是被人从窗户推下楼的。
  
  警方很快从女人的日记本里查到了线索,这本日记详细记录了她和一个男人的情感纠葛。这个男人诱奸了女人之后,承诺日后将离婚娶她,便把她包养在这套房子里。但男人现在玩腻了,又要一脚把她踢开,连当初送给她的这套房子也要收回去。女人悲愤至极,和男人大吵之后,扬言要让所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哪怕玉石俱焚,也决不会放过男人。
  
  在最后一页日记里,女人写下了这样的话:“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杀机,只怕这个狠毒的男人要对我下毒手了,但我宁愿被他杀死,也不能让他好好活着,我太恨他了!如果我真的遭遇了不测,希望警察能看到这段日记,还我一个公道,能让他为我偿命,我死也瞑目了。”
  
  李春城他们依法传讯了这名涉案嫌疑人,这个颇有几分派头的男人大呼冤枉,他承认和死者之间的关系,也承认死者日记中写的那些事,但他矢口否认自己行凶杀人,他梗着脖子大嚷道:“我王善记怎么说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把身家性命也搭进去呢?”
  
  “王善记?”听到这个名字,李春城身子一震,他很想扑上去把这个家伙痛打一顿。但他没有动作,他不能为自己的私事影响审讯工作的进行。
  
  王善记看上去底气十足,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他坚持称自己没有杀人,走到哪儿都不怕,但当审讯人员要他说出昨晚十一点前后的行踪,并提供相关证人时,王善记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起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他目光游移不定,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几名警察交换了一下眼色,他们已经感觉成竹在胸了,但李春城的眉头却越皱越紧,他意识到一个问题,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PART。2痛苦抉择
  
  李春城回到家时,女儿正呆呆坐在沙发上,样子憔悴不已,李春城叹了口气说:“小文,王善记强暴你的具体时间你还能记清楚吗?”
  
  小文看了父亲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但她还是答道:“在晚上十点到十一点半之间。”李春城神情慎重地追问了一句:“你可以确定吗?”小文点了点头,越发不解地看着父亲。
  
  李春城深吸了一口气,现在他可以确定一件事了:王善记不可能是杀人凶手,因为他根本没有作案时间,在那个女人坠楼而死的时间段里,他正在酒店办公室对小文施暴,而这两个地方至少相隔三个小时的车程,要想行凶杀人除非他有分身法。
  
  李春城把事情经过告诉小文后,小文愣了片刻,突然发出一阵惨厉的笑声:“这么说,能证明他没有杀人的只有我这个刚刚被他强暴的人了?原来这世上真有报应这种事,看来我不必去报案了,那样反而会救他一命。”
  
  李春城一字一句地说:“恐怕不是报案与否那么简单,我想到了迫不得已时,王善记肯定会说出昨天晚上的事,在****和杀人的罪责之间,他只有选择前者才能保命,那时警方自然会来找你取证。”
  
  小文厉声叫道:“那又怎么样?难道要我替他作证免罪?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他!如果警察来找我,我会一口否认那件事,让他承担杀人的罪名,我要看着他死!看着他死!”